樱梦凌纱

尸系写手,只挖坑不填坑,更新?不存在的,一辈子都是不可能的。

【喻黄】师说

PS:
OOC预警,小学生逻辑和文笔。
师徒文,年下,加了不少私设。
简介:蓝雨的掌门索克萨尔身陨,重生在一刚拜入蓝雨的外门弟子喻文州身上,一直暗恋掌门的副掌门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像前段时间陨落的师兄,睹人思人便将其收为徒弟的故事。
这是一个套着全职皮的修仙文,慎入。(其实只是懒得想原创设定而已)

先发个设定:
                                   楔子
         十万年前,天地间灵气稀薄,那时还是凡人居多,也存在王公贵族和各国纷争,另有修真者居于世外,唯余了了。
       然而就是在少的不能再少的修真者中出了位大能,以稀薄的灵力花了几千年的时间终究达到了渡劫巅峰。
        只可惜天妒英才,这位大能在渡劫时最后一劫天雷中身受重伤,命在旦夕,许是大能心有不甘,便欲与这天道挣个鱼死网破,最后大能虽身陨,却打破了天地间的一道禁束,使得天地间充满了灵气,并以最后的一丝心神留下一秘境,名为荣耀。
        后人将秘境破解,使得众多修真功法流入世间,因此此片大陆也更名为荣耀大陆。历经几万年光阴,世上人人皆可修炼成仙,更是衍生出众多职业与门派,而蓝雨则是众门派之一。
        若说蓝雨近来发生的大事,那非他们掌门索克萨尔陨落莫属,虽然蓝雨是个大门派,在掌门死后副掌门黄少天出面立即接管了掌门的事务,将门派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条,但无法避免的这掌门身陨之事对整个门派来说依旧是件极大的损失。

#画渣系列#
祝叶修生日快乐!
另外还有一张画明天补上

身为手残和画渣也是蛮绝望的了。

今天考试,有一个题目是给中国玩具和婴童用品做一张海报。
然后我就画了这个。
敢在考试时间在试卷上这么玩的怕是只有我这一份的了。
皮这一下真的蛮开心的。
所以,我考试可能不及格,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日常画渣图丑系列。

【永研】温柔以待

#3改变
醒来后入眼的是白色的天花板,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气息。
是医院呢。
似又忽然想起些什么,金木从床上坐了起来,手捂上腹部,明显地感应到身上缠了好几圈的纱布,不由垂眸,愈发沉默。
还是被移植器官了吗?果然,还是逃不过这样的命运吗?
“你醒了啊,刚好可以吃饭了。”象征性地几声敲门声响起过后,一名护士端着食物走到金木的病床前,熟练地架好床上桌,将食物摆放于桌上。
看起来并不算美味可口的医院餐,根本起不了什么胃口,更何况吃下去的味道可能会如前世变成喰种后吃到的人类食物一般恶劣。
但,毕竟护士还在身边,象征性地也要吃下去一些的。
已经准备好忍住反胃的金木,夹起一筷子菜缓缓放入口中,正准备吞下,却发现自己竟能吃出菜的味道了!是正常的菜的味道!
这个认知,让金木不由一连地扒了两三大口后,塞满了整张嘴后才停下动作来咀嚼。
他已经多久没有好好的吃一顿了?又有多久没有吃到好吃的食物了?他已经记不清了。
变成喰种后,没了原先能吃的好吃的食物,就连人肉也因心中的坚持而没怎么碰过,只是不停地在共喰和变强中挣扎,已经不想再那样吃下去了呢......
“谢谢款待,真的很好吃。”是真的,好吃的快要哭了,但那些经历却早已让他再也不会轻易地哭出来,甚至或许可以说已经丧失了“流泪”这项功能吧。
“真的很少见呢,有人这么夸医院的食物。”护士很快地收拾着金木用完后的餐具,见少年的眉眼在用完餐后柔和了几分,便放心了不少,虽还是觉得少年的情绪哪里有些怪异,但想必是因为劫后余生觉得食物和生命都很可贵的原因吧。
用遥控器将电视打开,金木发现里面的频道中只有工地建筑砸死人的新闻,但并没有如前世那般有报导出自己移植死者内脏的新闻:“那个......我没有做移植内脏手术吗?”
“没有啊,怎么了?”护士听到提问,疑惑地看向自己的病人,“金木君的身体有很多伤,但还好是皮肉伤,并没有伤到骨头和内脏呢,而且据观察,金木君你的伤口愈合的速度也很快,相信不久就能痊愈出院了。”
“啊,没事,我就问问。”得到了答案的金木做出解释,目送着已经收拾好餐具的护士离开后,便见病房外有个一头金发的人站在门外。
虽早已经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回到过去了,但亲眼所见的永远比想的来的还要震撼,金木在见到那张熟悉的笑容时,心中所有的防线在一瞬之间立马溃不成军:“英......”
“金木怎么了?是太想肥松了吗?肥松可是一直都在的哦~话说金木你也太不小心了呐,约会居然会走到工地去,还好金木没有出什么事,不然兔子真的会寂寞的死掉的呐~”两人是从小玩到大的挚友,对方的情绪有不对劲的地方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英良假装没有发现其他什么问题,举了举手中的袋子继续说道,“当当当~我有给金木带来了慰问品哦,是金木最喜欢吃的汉堡肉呢,不过我刚才见到护士有给金木吃过饭了,这些就等会饿了再吃吧。”
“嗯呐,好......谢谢你,英......”
谢谢你,一直从未放弃过我,一直陪伴着我......
“客气什么呢,我们是好兄弟呀!”英良说着便展开灿烂地笑容,如同以往一样,但谁都没有发现的是他瞳底中稍纵即逝过几分暗色。
不对劲呢,金木......
是我不在时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吗?......
为什么金木你看起来比以前更加沉闷悲伤了呢?......
“嗯呐。”金木不由露出了笑容。
真好,一切都还没有发生,英,还没有死,还有古董、雏菊、店长他们,还有大家......
这一次我一定要尽我所能,将结局改变!

【永研】温柔以待

#1
雪,不停地落下,不冷也不凄凉。若是言在悲剧发生时下雨,是上天也在为人们感到悲伤,那么这场雪,大概是来自上天的无声悲叹吧。
地上的尸体多不胜数,有CCG的也有喰种的。两方都伤亡惨重,可谁都没有错,都是想为了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都是想为自己被杀死的亲人、朋友甚至是恋人报仇雪恨,也都想活下去。
想活着,有错吗?生命的存在本身就是罪恶的吗?只是都想好好的活着罢了,仅此而已。但在这错误的世上却成了最难的事。
一场异常惨烈的战斗下来,幸存者何尝不为自己的劫后余生感到庆幸,可这种情绪又很快地被因同伴逝去的悲痛所淹没。
一时间,如同画面被按了静音,天地间一片寂静,雪落在地上的雪层上更是悄无声息。
风拂过,白发扬起几缕,少年怀中的抱着什么的上面所盖的白布被风吹走,露出了金发少年的尸体。
英的尸体,店长的死讯,古董的葬灭,古间、入见的奄奄一息,对他而言,何尝不是又一种沉重的悲伤与绝望。
回去吧......
回去吧......回到过去......
英死前的所说的画在脑海中浮现,金木看着眼前将自己所拦截去路的有马,将英的尸体轻轻地放于地上。
周围因天上飞着的直升飞机所打的探照灯而变得灰暗,雪依旧落着。
错的不是我们,而是这个世界,扭曲世界的并非只有喰种,还有人类。
食物链让两方的立场注定了是对立的,但也不是有很多个例子与奇迹告诉世人,人与喰种之间是可以友好相处的?
这扭曲的世界,真的好想改变呢......嗯,回去吧,是去改变而非逃避,已经受够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悲剧发生却无能为力的自己。
回去吧......
于是一阵白光闪现,将天地所吞灭......

写了一半后放弃的草稿

        习惯了温柔待人,又何不曾想被人温柔以待?虽然一直都很明白想要永远幸福快乐地活下去,至少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可能的。
        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想拥有那抹温暖的阳光,想要......拥有你,而你便是我的全世界......
      
        死了......
        他死了......
        ......他......是谁?
        是......
        白发少年站在一片混沌当中,少年的两只眼睛,一只是浅灰色,而另一只是黑底红瞳,眼中的血纹狰狞到令人恐惧,但无论哪只眼中都无一丝神采,麻木呆愣得宛如鬼屋中的恐怖道具人偶。
        忽然眼前掠过一缕金发,如梦一般飘渺如风一般瞬间便消失在了虚空中,仿佛从未存在一般。
        紧接着,眼前浮现出一张张金发少年与黑发少年相处的画面,是如此的熟悉,也是如此陌生,是那么的温暖,却也是遥远到令自己冷到麻木......
        不知过了多久,白发人偶终于奇迹似的般活了过来,竟有了一丝丝的属于活的生物的气息,但这气息可以说是微不可微,甚至可以说是还不如没有。
        一滴两滴,血珠从左眼中划落,滴在地面上,四周绽开了血色的彼岸花,但又很快地从上而下,染为了白色,仿佛就连这曼陀罗华,这被喻为死亡之花也瞬间凋零。
        是英!是英!!!英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是我的错!我没有保护好他!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